覃荔

(知乎体)想对初恋说些什么?

想对初恋说些什么?

枣儿,英语专业的乒乓球爱好者。 △5k


谢邀。


被不同的人邀请了很多次,我终于有勇气来写下这个答案,写一写他。


很多信息已经被模糊了,当个故事看吧,不必求证。


认识你那年我13岁,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。直到现在,我才真正能够说,我不在意了。


那是我最无法忘却的一段日子,我爱的人,我最好的朋友,我的梦想,你们紧密环绕在我的身边,我被人羡慕,被人祝福,我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。


你曾说,再没有那样一段简单而纯粹的日子了。我亦如,所以至今有些画面还历历在目,印象中最深刻的是,我从训练馆走出,你恰好迎面而来,没有约定,只有默契。你仿佛携着世界走来,混沌的黑暗中,光芒骤然亮起,我的少年似乎从天而降,炫目而勃勃生机。


你曾让我对未来有所期许,却完全没有出现在我的未来里。


我需要感谢你。感谢你曾为我在不眠的深夜写下大段的话语,感谢你即使低谷仍为了我永不放弃,感谢你让我正视自己,让我看清自己,在一瞬间长大。


因为你,我摸索着自己的理想,探求着自己的信念,踏上了自己的道路。


少年时养成的习惯太难以改变了。看的足球,是你曾说喜欢的。枕的枕头,是你为我的颈椎咨询了很多医生定制的。床上的大熊,是你从商场一路抱回来的,即使它因为清洗而松懈,却仍给予着我如同十八岁那年的温暖。柜子深处的手链,是在一起三周年你送给我的。那些说过的情话,一起看过的风景,走过的道路,最终都变成了过往的痕迹。


你说,能不能再胖点!我说,太烦啦!我能!


那时候的我笃定你不会不要我,吃得肆无忌惮,因为你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,你说会陪我一辈子。我们的永远,我们的一辈子,是五年。


分开的日子里,我们互相说了很多令人难过的话。那时候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,也没有人比你更了解我,而这些了解恰恰都变成了我们手中刺伤对方的利刃,伤口结痂愈合,可疤还留着。



分开的日子里,提及我输掉的一场比赛,你说,幸好是我的对手赢了。那个视频我一个人蒙着被子看了很多遍,反反复复地听这一句话。我没有哭,也没有多难受,我只是在想,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呢?我们不是恋人,不是朋友,但也不是陌路人。



我有时候会想,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在一起,是不是现在会更好。我可以像对哥哥一样对待你,从后面突然跳到你身上,听你像教练一样指导,在采访中毫不避讳地提起你的名字,而不是现在,大家都把你当成我的一个禁忌。



可是最后我还是想通了。我从未后悔过与你在一起,如果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回到从前,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,因为每一个选择带给我的回忆,我都拼命想要去珍惜。



直到现在还有人将你我的名字并列提起,我并不反感,透过这两个名字,我能看到年少的落叶飘黄,天降飞雪,我看到了我的青春。我想,你会尴尬的吧,毕竟你除我以外的女朋友,都肤白貌美,高挑消瘦,可偏偏提起我的人最多。



分开是我们共同的选择,我只是忘不了在宿舍楼下偷偷牵手时,你手心的涔涔汗意。



我七岁离家,去了坐火车要三天两夜的南方,又辗转到了北京,遇到了你。有时我觉得自己似乎漂浮不定,没有家的定义。是你,在偌大的北京,给了十几岁的我家的归属,在我训练低迷时摸摸我的头,沉默着陪我加训,在食堂里,悄悄地将盘子里的肉夹到我的菜里,拄着脸颊看我狼吞虎咽,为我拭去嘴角的油渍。即使你有洁癖,你还是随手将自己的水杯递给我,与我共用一双筷子,任由我穿着你的衣服,彰显着少女的那些旖旎的小心思。



有人说爱得时间久了,就会变成亲情,我说不是的,没有爱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只是生活趋于平淡,却因为他而有了偶然的惊喜。



下一次见面也许就是你结婚的时候了,我在向前走,你也是,从前无论如何都会有交集的两个人,终究活成了两条平行线。



有时我的心里仿佛只记得那些好的回忆,从我们分手之后而大片大片的空白,那个名为你的记忆匣子被彻底锁死,而钥匙在你那里。记忆里有你就很好,我会忘记那些糟糕的回忆,只记下美好的东西。我也已经放下,会开始新的恋情。


我只是不希望有一天突然发现,那些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只是个笑话。毕竟我曾经认认真真地爱过你,很爱很爱你。

我们江湖不见。




写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夜。

END.


念念不忘


刘诗雯从梦中惊醒,大口喘着气,心脏的跳动仿佛要撞出胸膛。她撩起窗帘,天空蒙蒙一片白,偶有行人三两走过,无一不是步履匆匆,车灯与路灯明暗交迭,世界笼罩着微苍白的凉意。


凌晨的寒意从脚心一路窜到后颈,她急忙钻进被子,阖上双眼,平复着因梦境而焦躁的心情。


那是一个属于回忆的梦。


凛冽的初春,她迎着他的目光走上楼,在宿舍的窗台上与他挥手,风扬起他衣裳的一角,他摆摆手示意让她回去。


夏日的雨夜,他们一起旅行,夜雨声烦,而他在想她。


枫叶飘红的深秋,眉眼清秀的少年从省队的大巴车上下来,一把将她揽入怀中。


他们在深冬的夜晚吃火锅回宿舍,昏黄的路灯下,他握住她的手,放在嘴边哈气,再揣入自己的兜里,笑着替她整理胡乱缠绕的围巾。


最后,是他们分手,他们诀别。


那也是一个属于未来的梦。


她梦到自己盛装参加他的婚礼,新娘温婉大方,丝毫挑不出错来,她混在宾客中,仿佛从未爱过那样一个人。


紧接着她惊醒,刘诗雯无法想象他结婚的样子。


那,是一个属于张继科的梦。

明明只有几小时,却仿佛五年那么久。

思绪渐渐平复,不知哪里来的动力,刘诗雯突然很想他,她想明白了很多事,她的确还在意他,甚至喜欢他。


她还念念不忘。


人生苦短,何妨一试。


她披了衣服开着灯,在衣柜深处的角落里找出了那个小盒子,里面是他们多年前的情侣手链。刘诗雯带上拍了照片,发了一条朋友圈。


“如果,如果张继科回应,我就去找他,我就立刻去找他。”她想着。


她在赌一个可能,一个看似不可能的可能。


她握着手机,辗转反侧,突然,手机嗡的一声震动。刘诗雯几乎从床上弹起来,按开锁屏——新闻推送。


如此反复几次,她的希望也耗尽。


她身上的力气几乎被尽数卸去,软绵绵地倒在床上,半梦半醒间几乎睡去,手机又响了。


她无力地抬起手,想着肯定又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。


却一瞬间清醒,她等到了,她真的等到了。


“张继科:怎么还不睡?”


刘诗雯打字的手几乎在颤抖,内心的喜悦已经无法承载,尽数上扬在嘴角。


“刘诗雯:你在哪?”


“张继科:那个你家附近的公寓。”


你瞧,有些人,连神明都不想让他们分开。


那个公寓刘诗雯和队友一起去过很多次,离她家真的很近,只隔了两条街道。她下楼去发动车,难掩心中的悸动,车却开得很慢,她其实也在害怕。


刘诗雯只带着自己和一腔孤勇去找张继科,她不知道张继科是不是还会如多年前一样,在意着她,是不是也和她一样,念念不忘。


敲门的时候,一切仿佛都被放慢,她听到张继科拖鞋与地面的摩擦声,听到他慵懒地问谁啊,却在她回答后猛地打开门。


紧接着迎接他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。


张继科有点不敢相信:“雯儿?怎么了?”


刘诗雯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:“梦太真了,醒来很想你。”


她感受到张继科的手倏然将她环紧,声音携着化不去的笑意:“我也是。”


骤然间太阳破晓而出,阳光一丝一缕地照耀在他们相拥的身影上,镀上一层浅淡的金色。仿佛是一个时代的落幕,又是一个时代的伊始。
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END.